合成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经济遭遇能源瓶颈我的钢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15:50 阅读: 来源:合成革厂家

中国经济遭遇能源瓶颈_我的钢铁

    电荒、煤荒、油荒,这些离我们曾经很遥远的词汇倏然闪现……能源的多米诺骨牌倒下,不能不让告别了短缺经济的国人感到不安和警醒

    2004:中国能源“荒年”?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城市一片漆黑,只有黯淡的星光和昏晕的月光,只有烛光相伴。这是多么让人焦灼的一幕!然而此等情景却出现在盛夏的一些城市。蜡烛和应急灯的生意骤然火爆,可就在两年前,它们还几乎被人遗忘。

    盛夏7月,全国各地高温的记录不断被刷新,拉闸限电的省区市也创记录地达到24个,拉闸限电安排表已成为这个夏季最受关注的信息,数千家企业尤其东部沿海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电力短缺的新闻跃上各报头版。仅仅是电力么?似乎还没有这么简单,煤荒、油荒隐约在逼近……中国能源供应的弦已史无前例地被拉满。

    电荒、煤荒、油荒,这些离我们曾经很遥远的词汇倏然闪现……

    缺电少油,能源供应的多米诺骨牌倒下,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更使告别了短缺经济的中国人感到不安。

    更让我们倍感焦灼和忧心的是,这是否意味着什么的开始,而且不仅仅是简单的开始。

    “这些都是暂时的”,有人或许这么想。但在能源专家看来,就全面的能源紧缺而言,现在或许只是一个漫长时期的开端。

    供给“黑洞”:触目惊心的“能源账单”

    事实上,中国的能源供应矛盾凸显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起码在去年夏天的时候,拉闸限电的举措就已经在诸如上海这样的中心城市进行了,只不过没有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而已。而随着事关国计民生的几大能源支柱几乎同时爆出供应趋紧的消息,原先不怎么被大众所关心的能源问题才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甚至成为令许多人担惊受怕的焦点:是啊,假如全国都一起陷入了黑暗,假如每天开的汽车都没了燃料……那会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啊!

    曾几何时,当“地大物博”几乎成为我们的语言习惯和口头禅时,我们绝对不会想到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竟是个遍布“荒”的时代。几代中国人,从小学开始就接受祖国“地大物博”的教育。然而,一个逐渐为国人所接受的事实是,中国地大,可相对未来生存和发展需要来说,却并不物博。中国“地大物博”的地理知识,只能永久地留在儿时的记忆里了。

    2003年缺电的噩梦尚未隐去,2004年的能源危机已毫不留情地袭来,让我们对中国的能源状况、能源战略不得不重新审视。

    数据是枯燥的,但是却最能说明问题。我们的资源拥有量不容乐观,自身的资源满足不了持续发展的需要已经成为毋庸质疑的事实。

    权威数据显示:我国人均能源可采储量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000年人均石油开采储量只有2.6吨、人均天然气可采储量1074立方米、人均煤炭可采储量90吨,分别为世界平均值的11.1%、4.3%和55.4%。

    首先,就石油而言,产量不可能大幅增长,2020年预计为1.8~2.0亿吨,然后将逐渐下降。专家说,按照目前掌握的情况,大庆、辽河、胜利等东部主要油田均已进入中晚期,而理想中的西部新区接替东部油田的战略目标尚未实现,新增可采储量不足。专家们不讳言,石油对于中国而言相对紧缺。

    煤炭资源方面,虽然比较丰富,但探明程度很低。2000年可供建设新矿的尚未利用的经济精查储量仅203亿吨,远远满足不了近期煤矿建设的需要,必须加紧勘探。另外尚未利用的经济精查储量中86%分布在干旱缺水、远离消费中心的中、西部地区,开发、运输和利用的难度势必加大。

    2002年11月,中国地质科学院在一份题为《未来20年中国矿产资源的需求与安全供应问题》的报告中指出,今后20年,中国实现工业化,石油、天然气、铜、铝矿产资源累计需求总量至少是目前储量的2~5倍。未来20~30年内中国现有资源的供应将不可持续。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所作的《国家能源战略的基本构想》也指出,到2020年,中国要实现GDP翻两番的目标,届时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这一时期是实现工业化的关键时期,也是经济结构、城市化水平、居民消费结构发生明显变化的阶段。反映到能源领域,我国面对的情况要比发达国家在同一历史时期经历的情况复杂得多。我们要支付多大的“能源账单”?

    这是一份让人触目惊心的“能源账单”:即使按照最乐观的估计,到2020年,中国的能源需求总量仍将达到近25亿吨标准煤,这个数字比2000年高出了90%,而最为悲观的估计,则要高出152%。中国的能源储量与未来几十年的发展需求之间已经存在一个巨大的缺口,而且这个缺口将越来越大。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对能源的依赖比发达国家大得多。1980年以来,我国的能源总消耗量每年增长约5%,是世界平均增长率的近3倍。

    在能源需求增长无法避免的情况下,这份“能源账单”引出一个令人焦虑的话题:从1980年到2000年间,中国在能源消费翻一番的情况下,实现了GDP翻两番的目标,这一成就在国际能源界被普遍视为一个奇迹。但从现在到2020年,我们还有机会重复这一奇迹吗? 能源问题掣肘中国可持续发展

    火热的7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同样火热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9.7%,为1997年以来同期最高增速。2003年中国经济实现9.1%的增长,但也是从去年开始,明显呈现出资源短缺、生产资料价格大幅上扬、煤电油运全面紧张的巨大压力。 正如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魏杰指出,中国经济虽然已上升为世界经济,但是很快就会受到资源边界的束缚,资源短缺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

    种种迹象表明,当中国已成为煤炭、钢铁、铜等世界第一消费大国,继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石油和电力消费大国后,随着经济快速发展,我国主要能源和初级产品的供求格局发生了较大变化,资源对经济发展的制约作用开始显现,且差距呈越来越大之势。同时,在可持续发展更面临压力,尤其是如何满足小康社会对环境的要求面临着巨大挑战,并没有摆脱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目前已存在环境透支,虽然单位GDP的碳排放量从1990年到2001年下降了52%,但二氧化碳排放总量却从1980年的3.94亿吨碳增加到2001年的8.32亿吨碳;燃煤排放的二氧化硫直接造成的酸雨面积也在增加。

    古语曰:“明者防患于未萌,智者图患于将来。”在不断看到未来中国前景将如何灿烂的描绘的时候,中国如何突破能源的瓶颈?才是明者智者所该思考的。

    已经敲响的“能源警钟”的确值得人们特别是能源政策的制定者好好思考一下中国未来的能源之路了。对中国这样一个能源储备并不十分丰富的国家来说,如果不能有效化解能源矛盾,对经济发展的掣肘效应将更加难以避免。 严重的资源瓶颈使中国经济增长面临极限。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这个设想让我们不寒而栗:“未来谁来供给中国能源?” 警惕经济增长的极限

    无论我们作何种估计,经济快速增长与矿产资源大量消耗之间日益尖锐的矛盾已经不是预测,而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分享世界资源的竞争将日趋激烈,而世界的资源本身也是有限的。据世界能源委员会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的评估,全球开采成本较低的化石燃料储量将在本世纪中期到末期耗尽。要知道,中国人口只占世界的1/5,如果世界其他人口也按照中国人均标准消费,那将意味着20年后全世界经济可利用的储量全部开采了也不够用。

    有经济学家提出诸如小康之家就是要有两套住房、2020年GDP再翻两番之类美好构想的时候,似乎并没有觉得如此小康、翻番到底需要多少资源,石油、钢筋等等居然可能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问题。可偏偏这是问题的要害。没有钢筋,大楼是建不起来的;没有石油,汽车可能就成了一堆废料。

    国务委员唐家璇坦言,随着经济快速增长,中国的能源和资源需求还要大幅度上升,因此,如何维护能源和资源安全成为关系中国现代化建设成败的战略性问题!

    毋庸讳言,亦并非耸人听闻:能源危机将导致全球灾难。虽然暂时的政策倾斜可以避免发生“灾难大片”式的恐怖场景,但如果不真正做到对能源发展战略的全面反思,当能源危机与经济增长的矛盾达到临界点的时候,能源问题对整个经济的灾难性影响才会是真正让人感到恐怖的。但愿那样的“灾难”永不会来。《时代潮》 (2004年 第十六期)

全民彩票

游戏王座九游版

斗罗大陆手机安卓版

百战先锋(决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