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美经贸官员圣诞加班谈判BIT直指两张大牌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1:34:54 阅读: 来源:合成革厂家

中美经贸官员圣诞加班谈判BIT 直指两张大牌

这次谈判的核心,直指双边投资、诸边贸易两张大牌。中美未来一年的双边经济关系,将就此定调

临近圣诞,一向勤奋的中美双方经贸大员并没有打算短暂休息。两方人员正同时在芝加哥和北京开展谈判。

这次谈判的核心,直指双边投资、诸边贸易两张大牌。中美未来一年的双边经济关系,将就此定调。

这两张大牌分别是BIT(中美投资协定)实质性完成文本、ITA(信息技术产品协定的扩围谈判)落实。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数位权威人士处了解到,商务部美大司、条法司等牵头司局正在分别负责两地谈判。赴美人员于当地时间15日抵达华盛顿和谈判战场芝加哥。谈判的进展和结果,双方都较为乐观,料将在会后的公告中有所体现。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昨天举行的月度例行发布会上透露,经过中美双方商定,第25届中美商贸联委会将于美国时间12月16~18日在美国芝加哥举行。汪洋副总理将与美国商务部长普里茨克、贸易代表弗罗曼共同主持这次中美商贸联委会。

谈判加速

沈丹阳特别说明,中方希望美方在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管制政策、公平对待中国企业赴美投资、市场经济地位、农产品检验检疫、中国人员赴美签证、中美运输类飞机双边适航拓展及其他一些与贸易投资相关的问题采取切实措施,并取得积极进展。

不论是ITA还是BIT,都是中美之间旷日持久的谈判。最近突然加速,预示着新的一年,中美以双边为基础的经贸投资合作将会迎来新的时期。

BIT谈判于2008年正式启动。经过15轮谈判,此前,双方在国有企业、知识产权保护、透明度和标准制定等核心议题上仍存在分歧。但是,在今年7月举行的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后,双方同意,该谈判达成“时间表”,力争2014年底前就BIT文本的核心问题和主要条款达成一致,承诺2015年早期启动负面清单谈判。

中美分别是全球第一、第二大外资吸收国家,也是对外投资的主力。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达成,将为目前碎片化的国际投资规则奠定基础,对全球的投资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与此同时,12月11日开始,为期5天的第17轮中美投资协定谈判已在北京举行。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学院副院长屠新泉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文本谈判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但这并不意味着接下来的负面清单必然会很快达成。一些核心问题仍有待商议。与对外开放相对应的国内改革启动,也需要时日。

ITA扩围谈判涉及电子信息产品的零关税问题。屠新泉认为,多年来这一领域中国一直处于弱势地位,随着中国相关产品的发展,在很多国家也遭遇出口壁垒。此时签订零关税,有利于中国的未来发展。

中美经历了长时间的谈判历程,终于在北京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周期间,就尽快恢复和结束ITA扩大产品范围谈判达成双边共识。根据新协议,ITA将涵盖医疗设备、GPS设备、视频游戏机、电脑软件和新一代半导体等领域的信息技术产品,涉及全球贸易额近3万亿美元、约200项信息技术产品关税将降至零。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也乐见这个诸边协定成功达成。在APEC会议期间,他曾对本报记者表达过此愿望。

本月,两国在日内瓦与参与ITA谈判的其他50个经济体的谈判代表举行会议。

沈丹阳在发布会上说,在APEC会议期间,中美就ITA的扩围谈判达成了重要共识,使得扩围谈判实现突破性的进展。中方希望各方能够珍惜这一来之不易的成果,尽快达成一致,为业界尽早享受贸易自由化的好处创造条件。

杂音无伤全局

中美高层谈判紧锣密鼓进行之时,来自美国国会的中国负面议题也频频出现。

经过多年经贸和外交的磨合,中美双方也能更为理性地过滤掉“杂音”了。

首先是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联合副主席威廉姆·瑞茨赶在中美商贸联委会之前吹风说,中国为争取出口优势,再次降低人民币汇价,导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可能再创新的纪录。

此前,美国国会众院在当地时间12月11日通过的《2015财年综合拨款法案》中包含了不得将法案拨款用于购买自中国进口的禽肉加工制品供给美学校中餐项目,限制美部分政府部门购买中国企业生产的信息技术系统,以及禁止将拨款用于颁发商业卫星对华出口许可证等内容。

沈丹阳在上述发布会上回应称,美方个别人员的言论“很不靠谱”。他说,今年以来,人民币对欧元升值10.1%,对日元升值10.8%,对英镑也升值了4.2%,对其他主要货币也多呈升值状态。前10个月,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累计升值2.37%,6月份以来,美元汇率进入上升周期,美元指数累计上升超过10%,即便如此,同期人民币对美元也已经升值了0.9%。

“有关中美贸易顺差以及人民币汇率的问题,我们多次表示,中方无意也没有必要采取操作汇率的方式来追求出口竞争的优势和贸易顺差。正如美国很多明白人所意识到的,汇率根本就不是影响或者决定中美贸易失衡的主要因素。”沈丹阳称。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本报记者解释说,威廉姆·瑞茨此时放出这样的口风,有美国政府御用传声的因素,但由于在汇率问题上,美国自身并没有底气,所以这个问题甚至不能拿到中美商贸联委会的桌面上来谈。因为日元和众多发展中国家的货币贬值以来,美方并没有就此作过类似表态。

杭州束节

长春布袜

辽宁微型直流电机

安徽泥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