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互联网到了最原始的煤炭行业

发布时间:2021-01-20 05:48:33 阅读: 来源:合成革厂家

小西访谈室 第288期

初见王硕功是在今年年初,那时,他和同事穿着“您说我办”的工作服,激情满满,几个月后,这个主打跑腿O2O的项目被王亲自叫停了(笔者将在文末分享“您说我办”项目叫停原因,供业界参考)。

10月底,第二次见到王硕功,在他身边陪伴的同事也依旧是那个熟悉的面孔,他们带着新的项目——煤炭采运销一站式服务平台“煤老板.com”来了,讲述这一切的时候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激情丝毫没有被事业上的转型所消磨。

大卡车司机的痛楚

位于陕西省的神木县是中国第一产煤大县,县城里坐落着300多个大大小小的煤矿,随处可见的是忽驰而过的大卡车、翻斗车等,它们将这个地区最宝贵的财富——煤炭运载至那些有迫切需要的重工业城市。

5月份的神木已经进入夏季,但几场雨后寒气借着北风不遗余力的钻进衣领,早晨6点,老张裹了裹身上的衣服,钻进车里。老张是一名卡车司机,他开始工作的时间取决于他上一个活儿结束的时间,喝了一肚子热茶,他的车停在了一个物流信息部门口,踏着扬起的灰尘,他走了进去,像往常一样筛选了一下物流信息后,丢下100块,买了一条运输信息,马不停蹄的驶向信息所在的矿区。还没进入矿区,老张便被堵在距离门口还有很长一段的地方,前方是数不清到底有几辆的排队同行,什么情况?他打开司机QQ群询问:

“其中一个工作面的煤矿挖完了,换另外一个工作面,要等待”

“还TM要等多久?”

“前面的都等了两天了……”

老张暗暗咒骂着,又对自己的运气感到无奈,买到的信息没办法去排除各式各样的突发状况,不知不觉,自己身后已经又排了好几辆卡车,接下来的等待似乎遥遥无期。这样的场景在他的记忆中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是今天唯一不同的是,没有听到门卫态度生硬的嚷嚷声,门口却有几个穿着不太一样的小伙子,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伙子敲开自己的车门,递过来一个手机:“大哥,用下我们的软件,可以让你早拉上活,早点回家......”

互联网+到了最原始的煤炭行业

这些小伙子就是“煤老板.com”的工作人员,“煤老板.com”到底在做什么?简单的说,他们目前在做的事情是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取代原始的物流信息部向单个的卡车司机贩售运输信息的这部分工作,他们通过和矿厂合作、包括和这类的物流信息部合作,将有效信息审核后出示在”煤老板.com”的物流版上,司机不用再去信息部买消息,可以直接通过APP下单,除此之外,还可以提前预约拉煤,可以绕过排队走“绿色通道”。

大卡车司机的痛点并非王硕功此次创业的契机,他的合伙人是一个煤炭行业资深从业者,早在2013年,两人就开始探索煤炭行业怎样能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擦出火花,直到今年初,互联网+的概念越来越火,再次探讨,互联网+煤炭的思路也越发清晰。煤炭市场是一个庞大的供应链,而大卡车司机这个弱势群体给了王硕功团队一个很好灵感,所以煤炭的道路运输成为“煤老板.com”一个绝佳的切入点。

就这样,王硕功带着一个成熟的互联网团队从北京到神木,进入了煤炭这个最原始最没有互联网嫁接的市场,与他合伙人在神木当地组建的团队合二为一,由外而内,传统和互联网思维的碰撞、融合无处不在。

以前在北京,王硕功和投资人打交道,和媒体人打交道,出席各种各样的活动场合,向他们诉说自己的项目自己的规划;现在在神木,他带着团队从矿区门口,到路面上的收费站、加油站、堵车长龙中或是司机聚集的餐厅,他会伸长胳膊去敲大卡车司机的门,和对方展示自己在做的事,让对方加入自己。

在”煤老板.com”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前文提到的老张下载安装了软件,迅速地,和老张一样有“痛楚”的近2万个卡车司机下载安装了”煤老板.com”,目前每天在”煤老板.com”上成单的交易已经达到300单(如图)。

小西访谈室 第288期

初见王硕功是在今年年初,那时,他和同事穿着“您说我办”的工作服,激情满满,几个月后,这个主打跑腿O2O的项目被王亲自叫停了(笔者将在文末分享“您说我办”项目叫停原因,供业界参考)。

10月底,第二次见到王硕功,在他身边陪伴的同事也依旧是那个熟悉的面孔,他们带着新的项目——煤炭采运销一站式服务平台“煤老板.com”来了,讲述这一切的时候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激情丝毫没有被事业上的转型所消磨。

大卡车司机的痛楚

位于陕西省的神木县是中国第一产煤大县,县城里坐落着300多个大大小小的煤矿,随处可见的是忽驰而过的大卡车、翻斗车等,它们将这个地区最宝贵的财富——煤炭运载至那些有迫切需要的重工业城市。

5月份的神木已经进入夏季,但几场雨后寒气借着北风不遗余力的钻进衣领,早晨6点,老张裹了裹身上的衣服,钻进车里。老张是一名卡车司机,他开始工作的时间取决于他上一个活儿结束的时间,喝了一肚子热茶,他的车停在了一个物流信息部门口,踏着扬起的灰尘,他走了进去,像往常一样筛选了一下物流信息后,丢下100块,买了一条运输信息,马不停蹄的驶向信息所在的矿区。还没进入矿区,老张便被堵在距离门口还有很长一段的地方,前方是数不清到底有几辆的排队同行,什么情况?他打开司机QQ群询问:

“其中一个工作面的煤矿挖完了,换另外一个工作面,要等待”

“还TM要等多久?”

“前面的都等了两天了……”

老张暗暗咒骂着,又对自己的运气感到无奈,买到的信息没办法去排除各式各样的突发状况,不知不觉,自己身后已经又排了好几辆卡车,接下来的等待似乎遥遥无期。这样的场景在他的记忆中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是今天唯一不同的是,没有听到门卫态度生硬的嚷嚷声,门口却有几个穿着不太一样的小伙子,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伙子敲开自己的车门,递过来一个手机:“大哥,用下我们的软件,可以让你早拉上活,早点回家......”

互联网+到了最原始的煤炭行业

这些小伙子就是“煤老板.com”的工作人员,“煤老板.com”到底在做什么?简单的说,他们目前在做的事情是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取代原始的物流信息部向单个的卡车司机贩售运输信息的这部分工作,他们通过和矿厂合作、包括和这类的物流信息部合作,将有效信息审核后出示在”煤老板.com”的物流版上,司机不用再去信息部买消息,可以直接通过APP下单,除此之外,还可以提前预约拉煤,可以绕过排队走“绿色通道”。

大卡车司机的痛点并非王硕功此次创业的契机,他的合伙人是一个煤炭行业资深从业者,早在2013年,两人就开始探索煤炭行业怎样能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擦出火花,直到今年初,互联网+的概念越来越火,再次探讨,互联网+煤炭的思路也越发清晰。煤炭市场是一个庞大的供应链,而大卡车司机这个弱势群体给了王硕功团队一个很好灵感,所以煤炭的道路运输成为“煤老板.com”一个绝佳的切入点。

就这样,王硕功带着一个成熟的互联网团队从北京到神木,进入了煤炭这个最原始最没有互联网嫁接的市场,与他合伙人在神木当地组建的团队合二为一,由外而内,传统和互联网思维的碰撞、融合无处不在。

以前在北京,王硕功和投资人打交道,和媒体人打交道,出席各种各样的活动场合,向他们诉说自己的项目自己的规划;现在在神木,他带着团队从矿区门口,到路面上的收费站、加油站、堵车长龙中或是司机聚集的餐厅,他会伸长胳膊去敲大卡车司机的门,和对方展示自己在做的事,让对方加入自己。

在”煤老板.com”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前文提到的老张下载安装了软件,迅速地,和老张一样有“痛楚”的近2万个卡车司机下载安装了”煤老板.com”,目前每天在”煤老板.com”上成单的交易已经达到300单(如图)。

煤炭的运输供应链更透明了,除此之外,”煤老板.com”还有一个交易版,两个版本可以实现迅速切换,交易版是针对中小买家,同样是干掉中间经销商,让中小型买家可以直接从原产地买到价格合理的煤炭。

未来的盈利模式在“金融”

目前,”煤老板.com”的短期目标是把信息量、用户量做起来,达到一定体积后再嫁接互联网金融的模块,未来的盈利点是金融。

现在”煤老板.com”在神木的团队已经达到130人,而目前主要投入也在人力成本上,王硕功表示:“目前,并不着急融资,因为现在业务还在发酵期,同时也很希望可以找到一些既懂互联网又懂能源的合作伙伴”

您说我办为何被叫停

王硕功的上一个项目“您说我办”是一款“跑腿”类的O2O软件,出生于O2O行业爆火并野蛮生长时期。之所以叫停这个项目,王硕功总结了3点:

1.“您说我办”做的跑腿项目太广泛,切入的方式不明确;

2.关于“跑腿”的收费,很难形成合乎逻辑的算法和标准;

3.当投入市场推广的时候,数据就很好看,当停止市场推广后,问题就来了。——一个创业公司无法颠覆或者创造一个消费场景,双重教育用户“什么是跑腿”、“如何使用跑腿”实在太辛苦!

狠西游游戏

m五福彩票

游龙仙侠传BT(GM商城版)

乱舞之刃下载

相关阅读